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 · 
从公社广播站调到央视的邢质斌(组图)
发布时间: 2019-06-12

  曾与邢质斌搭档主持的赵忠祥说:“在《新闻联播》几代播音员中,邢质斌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人物”。

  1973年,当时中央电视台还叫北京电视台的时候,台里只有沈力、吕大渝和赵忠祥三名播音员,相当缺新闻播音员。这时,录音科科长宋培福偶然在大兴县红星公社广播站听到广播里传出了一个特别的女声,音质的力

  这个声音始终萦绕在宋培福脑海里。转眼到了来年的夏季。一天,录音科同事李茂福为宋培福带来了一个姑娘。宋培福第一眼看去,“顶多二十三四岁,不算漂亮,也挑不出啥毛病。”这个被宋培福形容为“很本色”的女生,就是邢质斌。她一开口,宋培福迅速捕捉到了那个久违的声音。于是,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高中,插队到大兴县红星公社广播站播音的邢质斌走进北京电视台。

  邢质斌自己回忆说:那是一个很巧的机遇。原来台里的女播音员去干校了,播音组里没了女播音员,赵忠祥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需要手术。本来,播音员并没有硬性规定必须是男还是女,如果赵忠祥身体没问题,他一个人完全可以胜任当时的工作,中央电视台一共就那么三四个播音员,一遇到突发情况就运转不开了。所以,当时的副科长宋培福就选中了我,推荐人是录音科一位家住在大兴的职工李茂福。

  邢质斌说,我不知道自己是多少个候选人中的幸运者。虽然在进入电视台之前,我只是在广播站工作,但对自己的声音还是很有信心的。坐在话筒前,我渐渐发现,只要自己张嘴,发音部位就是准确的,而且运气的方式也不错。第一次来台里试音,就有同事说,小邢只要一开口,声音就会落在点上,而且能始终保持在这个点上,很不容易。后来,听搞技术工作专业的说我的声音穿透力非常好,使用模拟信号的时期,经过多次的录音、接收,录音基本上是不会衰减的。毕竟,发音部位和运气方式对一个播音员来说很重要,但又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它同一个人与生俱来或从小养成的说话习惯有关。我很庆幸自己有这个优势,虽然并没有因此忘记练习本功而懒于练声、练气,但是,如果不是真的具有声音上的天分,我在播音这条路上可能会走得更艰辛。

  最早做新闻的时候,节目时长还很随机,有3分钟的稿子就播3分新闻,有10分钟就播10分钟,后来这个节目发展成为《新闻联播》。最初的《新闻联播》固定成20分钟,没有图像,也没有国际新闻。播出一段时间以后,节目组开始每天发几分钟新华社的口播稿,派专人到新华社门口等稿子。几个播音员轮流排班,每天安排一个人直播。 邢质斌最早的电视形象就定格在这20分钟后的直播时间里。尽管直播就几分钟的时间,但因为是直播,大家都很小心谨慎。直播的经验还没有积累起来,面对突发状况,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团队的人都会绷住一根弦,小心再小心。为了使声音和画面能够同步,为了整个团队不因为一个人的错误而耽误进度,邢质斌只能苦练基本功,寻找小技巧。 邢质斌说:“记得刚开始给画面配音的时候,如果上一段的稿子出了点小差错,在下一段的开头,我就会咳嗽一声,做个小标记,然后所有的工种都不用停,继续运转,等到录音结束后,我再找到那声咳嗽,加上一句话或者剪掉一句话,把声音时长补齐。”

  播音工作说简单就非常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个人能力的确很重要,它不是简单的念稿子,它会考验播音员的记忆力,心理素质,甚至是辨认笔迹的能力。在没有电脑的时候,播音稿件都是手写体,有时候还会删改,我需要适应所有人的笔迹,字体。每当一份急稿交到手上,我都必须迅速熟悉稿件内容,才有可能准确无误地表达出来,这份工作,永远哪么冷静客观,没有任何个人感情附着。必须保证从不出错。如果脑子反应稍慢,一篇急稿送来的之后,真有可能会磕磕巴巴读不出来。

  虽然邢质斌退休前在央视称得上德高望重的元老级人物,但她早年曾自曝想退出《新闻联播》。“二十多年前我就考虑过换个岗位,但是领导不允许,就放弃了”。原来,曾是公社播音员的邢质斌当时正是40岁,面对罗京、张宏民、杨柳、王宁大批后起之秀,邢质斌的心里充满压力。

  邢质斌曾在1995年代言一款名为“使你美”的减肥腰带,厂商制作5至10分钟的专题片,通过邢质斌在央视《新闻联播》的知名度打响品牌。但因为产品为假冒产品,并没有任何作用,邢质斌遭到全国消费者的声讨,她也因此受到停止主播一个月的处罚。后央视就此出台规范央视主持人代言产品的规定。

  谈起自己的退休生活,邢质斌的答案是“非常忙碌”。由于邢质斌退休已成为一条公开新闻,用邢质斌自己的话说,那就是 “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闲人”。成为 “闲人”的邢质斌每天都要面对找上门来的各种事情。 “杂七杂八什么都有,比如说演讲比赛去当评委,有什么活动去当嘉宾,还有找我讲课的,还有地方台的一些节目,方方面面的事吧。”尽管有些困扰,但邢质斌还是直言,退休之后的生活挺好的,愿意享受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